同桌买震动棒上课折磨我_贺树峰现实中的老婆 麦子地里的故事 详细啪啪故事

 和悦淇(化名)见面的那天下起了大雨,她脸上苦涩的笑容与肯德基的热闹格格不入,却像极了窗外凄冷的秋雨。

  游戏与爱情

  我出生在武汉附近的一个小城市,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从艺校毕业后,就踏入演艺界,在当地小有名气。那时候的我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人物,很受人追捧。但我是那种不安于现状,喜欢接触新事物的女孩,什么东西都想尝试。

  2003年初,我学会了上网,总喜欢在晚上11点多在歌厅唱完歌后去网吧里上网。一天晚上,我在玩“斗地主”游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悟阳(化名)的网友,我们边玩游戏边聊天,很开心。不知不觉中,已经午夜12点了,我问他为什么还不走,他说想陪我上网,害怕我一个人孤单。

  以后我每晚11点下班后去上网,悟阳都会在聊天室等我,陪我聊到很晚。和他聊天总是很愉悦,上网成同桌买震动棒上课折磨我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2003年春天,我去福建找我的初恋男友。我们的感情不温不火,都各自忙着工作,男友不能陪我,我所有的业余生活就是和悟阳聊天,我们经常聊一通宵。

  有一次,同桌买震动棒上课折磨我我的手不小心划破了,悟阳就整夜在网上陪着我,告诉我怎么包扎,哄我开心。在福建的那段孤单日子里,是悟阳的聊天和短信陪我度过的,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我们像亲人一样相互依赖着。

  悟阳是有家室的人,我从没想过破坏他的家庭。每次他和我说到跟老婆关系不好时,我还劝他要多和老婆沟通。

  但我们的彻夜聊天终于引起了悟阳妻子的不满,一天晚上,她用悟阳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我向她解释我跟悟阳的交往仅限于聊天,我们连面都没见过,如果她介意,我可以不再和悟阳联系。话虽这样说,但每天到了那个固定的时间,我又会迫不及待地坐在电脑前,等着悟阳上线。有时候,他不在线,我就会看着QQ上他灰下去的头像,听我们一起听过的歌,一直听到落泪。

  悟阳是个工人,却很懂浪漫。2003年11月我生日那天,他在我家附近用公用电话给我打电话,祝我生日快乐。他的家在襄樊市,离我家乡还有点远,这一举动令我很意外,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说在我家附近能感觉到我似乎就在他身边。就是那个电话把我所有的防线都打碎了,我急切地想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2003年底,悟阳到广州出差,他到达广州的那天晚上我一夜没睡,和他发了一夜的短信,虽然广州离福建还很远,但我感觉他就在身边,仿佛能嗅到他的气息。过了几天,他出完差要回湖北了,想到他将离我越来越远,我的心就像被抽干了一样,没了主意,每天上班都恍恍惚惚,平时能说会道的我在别人面前忽然丧失了语言能力,我所有的话只想说给悟阳听。

  悟阳回湖北后,我的心也飞回了湖北。2003年圣诞节前,我带着对悟阳满腔的爱回到了湖北。

  飞蛾与爱情

  2003年圣诞节那天,两个在虚拟世界相爱的人在武汉见面了。虽然以前聊天也视频过,但见到悟阳时,我还是对他的外形很失望。不过,我马上就忽略了他的外形,因为这个男人是我爱的人。

他还有家庭,贪婪地享受着只属于我们的日子。

  人总是容易被幸福冲昏头脑,在武汉的那几天,悟阳总是不敢接电话,还收到很暧昧的短信,我问他,他神色紧张地把手机卡拿出来扔了,让我别理会。在武汉玩了3天后,悟阳又带我去了他工作的宜昌市。在宜昌,我们一起游山玩水,仿佛一对神仙眷侣。

  悟阳对我很细心,只要我哪里有一点点不舒服,他就整夜不睡地照顾我。他虽然没有钱,但却用最朴实的行动表达对我的疼爱。

  在宜昌玩了几天后,我们又一起回到他襄樊的家,他说想和他老婆说清楚。

  到了他家,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悟阳和妻子的结婚照。我含着泪看完了他们的婚礼DV,从两个人穿礼服到婚宴结束,两个好好的人就这样要被我分开了。突然之间,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做了不道德的第三者。

  悟阳和他妻子两边的亲戚知道悟阳带了个女人回家,全赶来了,我成了众矢之的同桌买震动棒上课折磨我,每个人都责骂我,还说我缠着悟阳,经常跑来襄樊找他,很多人都看见我们在襄樊逛过街……听着这些话,我脑子一片空白,这可是我第一次到襄樊啊,难道悟阳还有别的女人?

  最后,还是悟阳的妻子帮我解了围,她带我出去吃饭,我们像姐妹一样聊天,她告诉我,悟阳不是好男人,他还有很多别的女人。可是,深陷其中的我哪听得进那些话。

  欺骗与爱情

  在襄樊呆了几天后,我就回老家过春节了。火车开动的那一刻,看着越来越远的悟阳,我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汹涌而下。

  回家后,我发现自己怀上了悟阳的孩子,我既高兴又担心。正月十五那天,悟阳到我家来看我,第二天,他接到妻子的电话后,火气很大地走了,还把我买的水果扔了一地,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悟阳如此粗暴。

  怀孕的症状渐渐明显,我不敢在家里继续呆下去,就一个人来了武汉。和悟阳的联系也少了,我想他一定是和妻子在一起,我也不敢要他陪,自己去医院把孩子拿掉了。手术完后,悟阳迟迟没来看我,我拖着尚未康复的身体去工作,第一次感受到了做女人的艰辛。

  我上网找到了悟同桌买震动棒同桌买震动棒上课折磨我上课折磨我阳,告诉他我现在的生活状况,但我感觉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随意了。

  我拼同桌买震动棒上课折磨我命工作,慢慢开拓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市场,悟阳一直说来看我,但却迟迟不见来。

  其间,我请假去襄樊看过悟阳。那时,他已经和妻子离婚了,我和他之间应该再也没有障碍了。但到了他家,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那屋子有其他女人住过。果然不出我所料,当天晚上,我就在悟阳的手机上看到一个女人发来的暧昧短信。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告诉我,那是武汉的一个大嫂,他们之间是纯粹的肉体关系,没有感情。听了他的话,我一阵恶心,好像胃里有很脏很脏的东西,拼命想吐出来。我想到了分手,可当我看到他以前写给我的信,回想他的种种温柔,我心又软了。

  说到这里,悦淇停了下来,拢了拢额头的刘海,伤感地说:一年之前,我绝对不是现在这沧桑的样子。我打量了一下她,漂亮是漂亮,确实有些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憔悴。

  婚姻与爱情

  2004年在我们不断的争吵中过去了,悟阳要我放弃武汉已经做出来的市场,去宜昌和襄樊陪他,要么结婚,要么两个人就永不再见面。

  我却胆怯了,想着他做过的那些事,我就觉得肮脏,不想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

  我试着忘掉他同桌买震动棒上课折磨我,我关掉手机,不上网,可是不管怎样,都阻挡不住我想他,一两天不联系还可以,时间久了我就忍不住想找他。

  就在我为这段感情伤神,左右为难的时候,悟阳却帮我做出了选择。

  今年5月,悟阳的一个朋友结婚,他让我陪他一起去荆门参加朋友的婚礼。没想到因为两句话没有说好,他竟然在异乡的街上对我大打出手,我的脸都被他打肿了,衣服也被撕破了,我一个人狼狈地在荆门养好伤才黯然神伤地回了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