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让我夹振动棒上课by_荒野浪妻花俏处女 口述那夜美女脱掉睡衣诱惑我

我占有了亲生妹妹的第一次。妹妹是个花俏处女,可她这个花俏处女,是被我这个亲哥哥所占有的。我占有了花俏处女,妹妹成了我的荒野浪妻,我成了亲妹妹的第一个男人。一想到这件事,我就感觉内疚不已。就在那晚,妹妹这个荒野浪妻花俏处女,因为害怕,要我和她同睡一张床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我在广州打工,我妹妹在深圳,我22,妹妹20,还是个花俏处女的妹妹刚中专毕业跟一个同学来到深圳,找到一份工做。在广州我是一个人住的,租的是一房一厅的房子,因为平时只是我一个人住,所以只有一张床。那天妹妹来广州找我,她来了后我在厅里用学长让我夹振动棒上课by一块木板垫了一下,就这样睡了,我的床留给妹妹睡。

过年前后的广州天气特别冷,这个时候我通常是盖两张被子的。现在妹妹来了,两个人一人一张。显得很薄,我怕妹妹冻着,叫她不要脱衣服了,裹着衣服睡,这样暖和些,我自己也没脱衣服。

大概睡到半夜时,我被她叫醒来,她说好冷,我起来把衣柜里的厚学长让我夹振动棒上课by衣服翻出来,都盖在她身上,把门窗全部关好,只留了一条缝用来对流空气。我又睡下了。睡了没多久,她又叫我了,我说你还冷吗,她说不冷了,但是好怕。妹妹年纪小,胆子也小,在家时,看见老鼠她都害怕。我起来帮她打灯打开。睡了一会,她又喊我了,她说还是怕,问我可不可以进来跟她一起睡,这样她就不怕了

我听了吓了一跳,虽说是兄妹,但我想都没想过要跟她睡在一张床上。小时候常睡一张床上,但那时候小,不懂事,长大后,我从未跟她睡在一张床过。我说妹妹别怕,哥在这呢,怕什么。

她不听,继续喊,我就一直安慰她说别怕。她就说,没想到哥你这么胆小怕事,亏你还是个男人,睡在一起又不一定要干什么,就是离得近一点,这样我就不怕了。我知道,她生气了。

妹妹从小就胆子小的,小的时候,我们几个小男孩一起去玩鞭炮,每次她都要躲在我后面。我说妹妹你害怕就别跟着来玩,可她偏要跟着。

我想想确实也是这样,睡在一起不一定要干什么的,打小一起玩到大,不也没什么吗。我觉得自己很迂腐。于是我把被子搬到妹妹的床上,盖好,关了灯,就钻进了被窝。我的被子是一米八宽的,两个人盖,还算不错。妹妹睡里面,我睡外面学长让我夹振动棒上课by。因为只有一个枕头,我和妹妹一人睡一半,所以离得很近。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这只是妹妹这个花俏处女的小陷阱。

刚躺下,她就说:“哥,我要抱。”“妹妹你别瞎说,乖,睡觉吧。”她不听,继续叫:“我要抱嘛。”“妹妹乖,不要抱,哥睡这你不用怕了。”于是她就不说话了。因为天气较冷,我怕她冻着,伸手去帮她拉一下被子,就在我的手经过妹妹上面时,我学长让我夹振动棒上课by的手碰到了软绵绵的东西,我顿时吓得一大跳,马上反应过来,那是她的胸部。我这才发现,她已经把衣服脱了,连内衣也没穿,起码上半身全光了。

我觉得不对劲,马上就坐起来,我想我还是睡到外面的厅里去,这样睡会出事的。可是我刚坐起来,她就一把把我拉了回去,她这么一拉,猝不及防的我重重地摔到了床上。妹妹这个花俏处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翻身把我压在身下。然后就拼命地吻我。我感觉得到,她用了很大的力。她喘着粗气,就像刚长跑几千米回来。

我使劲想要推开她,但是没成功,妹妹这个花俏处女,用两只手把我的脖子缠得死死的。我把头扭开,不让她吻,妹妹的嘴巴却跟着我左右晃动。

我很生气,在她屁股上扇了一巴掌,但妹妹这个花俏处女并不理会,继续使劲地用两只手把我的脖子缠得死死的。我又扇了她屁股一巴掌,于是她就不吻了,我听到她笑,说:“哥,你的小兄弟是不是没用呀,怎么不硬的,我趴在你上面这么久,也没感觉到硬呀,难道,你无能?”

我妹妹长得很漂亮,除了矮了点,才160不到,其它的都相当不错,身材,脸蛋,搭配得相当完美,模样清纯可爱。我平时跟她在一起时,也喜欢看她的胸部,她的胸部长得真的很美,不大不小,不上不下,刚刚好。她好像也引以为豪,从不避忌我看她的胸部,我猜大概女生都喜欢别人看她长得美的地方吧,即使是兄妹。她对我笑着说我无能的时候,我眼前也全是她的影子,突然有种眩晕的感觉。

她还在继续傻笑,笑得好大声,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显示很夸张。我刚才躺下时没有脱衣服,这时她就伸手来脱我的衣服,我不让她脱,她就用力解我的扣子。她说:“哥,我想要。”

她这话一出,我吓出了一身汗。妹妹平时性格很内敛,不算很嚣张很放肆的那种,挺淑女的。说实话,妹妹这个一个花俏处女,追求者众多。她今晚上的这些举动,实在出乎我的意料,胆子实在是太大了点,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受到了什么刺激

我又想,大概是因为深夜里黑灯瞎火的,互相看不到对方,她才这么大胆的吧。我打死也不敢跟她那个,我挣扎着起来开灯,她用力按住我不让我起来,但她没我力气大,所以我还是起来把灯打开了,我想打开灯她就不敢了,因为她看得见我了,这样她会害燥的,她就不敢胡来了。

打开灯后,我看到她一脸通红,还在喘着粗气,大概是刚才太使劲累的吧,我说:“妹妹你疯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话还没说完,她又扑上来用双手死死地缠住我的脖子,又要吻我,我把头扭开,不让她吻。我使劲把她推开,我实在很生气,想都没想就扇了她一个耳光。

于是妹妹这个花俏处女就坐到床上,不哭,也不笑,也不说话。这时我就后悔了,不管怎么说,我不应该打她的,我们兄妹这么多年来感情一直很好,我一直都很疼爱她的,从来没打过她,即使有时候真的很生气,也不舍得打她,最多就是骂几句,过后又买点零食哄学长让我夹振动棒上课by她,于是她又很开心。自我懂事时起,这是我第一次打她。

挣脱了她后,我就下学长让我夹振动棒上课by床,卷起一张被子,就往厅里走,我不跟她睡了,我睡厅里去。就在我两手抱着被子转身往厅里的那一刹那,她突然又从我后面紧紧地抱住我,两只手从后面缠住我的脖子,双脚也缠在了我的腰上,整个人趴在了我的背上。因为我没防备,没想到她会从后面扑上来,我的身子一下失去重心往后一倒,重重地把她压在了下面,我反应快,怕压伤她,在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我把身子闪了一下,我倒在了她的旁边。

她哭了,她说:“哥,我真的想要嘛,你怕什么呀,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她一哭,我这心里的那个痛呀,我最怕妹妹哭的,一直以来,我宁愿自己难受,也不愿意让妹妹难过。我说:“妹妹乖,不哭,我们是兄妹,兄妹是不能做那种事的,你明白吗?”“怎么不能做,我不说你不说,就没人知道了,反正我也不是花俏处女了,我就是想跟你试试嘛,你不肯我就去找别人。”

她这话差点没把我噎死,我说:“妹妹你是不是病了,还是看了小电影看多了?”“没有,我就是想跟你试试。”她哭得很大声,三更半夜的,我怕隔壁人家听到不好听,我用手去捂她的嘴,不让她哭那么大声了。她就顺势又把两只手卷着我的脖子。这次我没有把她推开,我想这样硬来是不行的,得慢慢说服她才行。

我还没开口,她就先说了:“哥,我就是想要嘛,我没病,我很正常,我只想和你试试那个是什么滋味,你是我哥,跟你在一起,我觉得好安全,从小我就喜欢跟你在一起,有你在,就没人敢欺负我,所以,我只想和你试一次。”

“妹妹你真是傻的要命,哥疼你,那是哥应该的,但这种事是不能做的,知道吗?”“怎么不能做,做了又没人知道,我就是想跟你做嘛,亏你还是个大学生,这么小事都害怕。”她撒娇,“哥,就做一次,你就依了妹妹嘛,就一次,下不为例,说话算数。”“不行,一次也不行,女孩子的第一次很宝贵的,你要留着给你以后的老公,最少也是要留着给你最心爱的人,懂吗?”

搞了半天,我本想说服她的,结果那天被她弄得晕晕乎乎的,最后反而被她说服了。最后我说:“那就一次,不许对外人说。”我这话一出,她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抱住我就是一阵狂吻,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就知道哥你对我最好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妹妹洁白的胴体,真的好美,摸着她的皮肤,又嫩又滑,我顿时一阵眩晕。

我虽说以前也谈过两次恋爱,多少有些经验,但跟妹妹做这种事,我就是兴奋不起来,总觉得很别扭,找不到那种感觉,放不开。我说妹妹我们把灯关了吧,看着你我不好意思做,她说可以,我就把灯关了。我脱了衣服,当我全身的肌肤跟妹妹的肌肤相碰的那一刻,我全身的血都要沸腾了,我受不了这种刺激,抱着她使劲摸……

结束后,我们吻了一会,她说哥你真好,我们就这样睡吧,我说好,我用手搂着她的小腰,就这样睡了。

第二天醒来时,妹妹已做好了早餐。看我醒来了,她就过来亲了我一下,笑着说,哥,起来吃早餐了,今天的早餐都是你喜欢吃的。她笑得好甜,那种笑,透露着的幸福,只有热恋中的女生才有的。我感觉特别的别扭,昨晚上做的时候没觉得别扭,现在让她亲一下还觉得别扭。

我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眼前的一幕,我顿时惊呆了,被子上有很多血。我马上反应过来,难怪昨晚上我进去的时候这么紧,当时我就怀疑她是花俏处女,现在看来果然是第一次。我把妹妹叫过来问,她说:“哥,我只想你安心些,如是我说自己是花俏处女,打死你都不会跟我做了,你不必想太多了,没什么的,我的确想试试是什么滋味嘛。能跟你做,我觉得好开心的。”我狂晕。而她,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依然有说有笑,跟往日所不同的,就是今天她特别爱笑,有事没事就咯咯咯地笑。

吃过早餐,我就让她回深圳去了,临走前,妹妹还是像以前来我这里一样,要我从五楼把她背到一楼。妹妹打小就很顽皮,常常要我背她上楼下楼的,我每次都背她,她就很开心,妹妹开心,我感到很幸福。可这次背她,总让我感觉到有一种复杂难明的滋味。妹妹这个花俏处女,第一次竟然被我这个亲哥哥给占有了。

后来妹妹也多次来过我这里,但每次来,到了下午的时候我就说出去一趟,然后我就不回去了,住在朋友处,我不敢再跟妹妹睡一间屋子里了,我怕她又会像以前那样,也怕我再次失控。妹妹这个花俏处女的第一次已经被我夺去了,我不能再犯错。慢慢的,这事就这么淡了下去,三年过去了,我们谁也没再提起此事,妹妹还是原来的妹妹,爱笑,爱在我面前撒娇耍赖,依然要我背她上楼下楼学长让我夹振动棒上课by。但这事,已经成了我心中的梦魇。